最新日志
记账清算与货币跨境流动
作者:王永利
   随着经济金融全球化发展,货币的跨境流动与支付清算日益频繁,影响越来越大,涉及到支付清算方式的选择、支付清算体系的运行、支付信息与资金清算的处理、外汇储备的形成与管理、一国货币国际化的推进等诸多相关问题。其中,记账清算的广泛使用给货币跨境流动带来深刻影响,由此带来很多令人迷惑不解的问题,给相关事务的管理带来影响,亟需正本清源、消除误解。

  现金清算与记账清算

  货币支付清算,主要包括现金清算与记账清算两种方式。

  现金清算是由付款方直接用货币现金支付给收款方的直接清算方式。

  记账清算是由付款方通知其开户银行,将应付款项从其存款账户中扣除,转给收款方开户银行并计入收款人存款账户的间接清算方式。其中,收付款双方的开户银行可能是同一家银行,也可能是不同的银行。如果收付款双方在不同的银行开户,则还存在银行之间开立清算账户、联通清算路线、完成资金清算的问题,具体包括银行“对开账户、直接清算”与“集中开户、中心清算”两种方式。

  “集中开户、中心清算”是指在一定范围内(如同市、同省、一国内等)选定一个或多个清算中心(银行或专门清算机构),其他银行在清算中心开立账户,这一范围内的资金往来均通过清算中心进行清算;超出这一范围的资金往来,则由清算中心再交由上一级或相关的清算中心进行清算,直到实现清算账户完全联通的方式。

  由于清算账户的开立和管理要求非常高,包括取得和检验、登录账户信息,保证账户真实性;设定账户使用范围、透支额度并严格加以控制,保护资金安全等,如果要求所有银行都要与其他可能发生资金往来清算的银行对开账户,则每家银行都需要开设和管理很多的清算账户,将带来很大的管理成本。所以,最佳的选择就是:尽可能在最大范围内实施“集中开户、中心清算”方式,并实现支付清算规则的统一。

  记账清算带来深刻变化

  记账清算不涉及现金的实际收付,而是以收付款双方与清算银行相互之间的存款账户增减登记(债权债务规模调整)实现货币所有权的转移替代货币本身(现金)的转移。这是货币支付清算方式的深刻变革,由此也给货币金融的运行带来深刻影响。  

  从国内看,记账清算可以带来的变化主要包括:

  1.大大减少货币现金的印制、投放、保管、收付检验、回笼销毁等全流程的成本费用;

  2.货币的支付清算需要经过清算机构,都会有相应的信息依据和账务记录,因此能更好地加强货币收付的合规控制与事后核查,避免像现金清算那样基本上失去第三方的监控,容易在偷税漏税、商业贿赂、恐怖输送等方面出现问题;

  3.有利于将货币集中到清算机构(存款银行),从而有利于支持存款银行发放贷款、购买债券等派生出新的货币(增加新的存款),保证货币的充足供应,大大提高货币供应效率。

  从国际支付上看,记账清算就会产生更大影响。

  例如,一家美国公司A向中国的公司C投资1000万美元。在记账清算下,其支付清算过程是:A向其开户银行BOA(美国银行)发出付款通知;BOA据以从A的存款账户中扣除相应款项并向A发出扣款通知(A据以进行账务处理:增加长期投资,减少银行存款),同时将款项转入C的开户银行BOC(中国银行)在本行的清算账户并发出付款报文,相应进行账务处理:增加BOC存款,减少A的存款;BOC收到BOA报文并确认真实后,据以登记增加自己存放BOA的存款,同时增加C的存款,并向C发出收款入账通知;C据以进行账务处理:增加银行存款,增加实收资本,最终完成这笔货币支付清算业务。

  从这一案例中可以看出,A向C投资1000万美元,并没有将1000万美元现金真正交给C,再由C将收到的美元存放给BOC,BOC又把美元送回到美国存放在BOA这样的操作,而是通过银行报文传送与账务处理将1000万美元的所有权转给了C。由此,在美国,BOA由对A的负债(内债)转为对BOC的负债(外债),其流动性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在中国,BOC由此增加了对BOA的美元债权(海外资产)和对C的美元负债。

  反映到国际收支平衡表上,在中国,一方面资本项下增加了1000万美元收入,另一方面又在金融项下增加了1000万美元的支出,总体是平衡的;在美国,收支方向与中国相反,也不会由此打破国际收支的平衡。这就有效避免了原来金属货币(包括金属本位制纸币)和现金清算下,一国增加对他国的投资或进口,就需要将货币现金运送给对方,减少国内货币数量,进而带来投资贸易严重失衡必然造成货币供应严重失衡、甚至容易由此引发相互战争的问题。这也使“特里芬难题(悖论)”在美元与黄金脱钩、国际支付普遍运用记账清算之后得到有效化解。

  清算结束后,如果C将美元结汇给BOC,也只是将BOC对C的美元负债转变成人民币负债。如果BOC将美元卖给央行变成国家(央行)外汇储备,也只是将其对BOA的美元债权转化成对央行对人民币债权,同时,央行增加对BOC的人民币债务以及对BOA的美元债权。如果央行将存放在BOA的款项转为购买美国国债,也只是将其对BOA的债权转变为对美国联邦政府的债权。所有这些变化,都不会造成美元真正流出、流入美国,美国不会因为增加对外投资或进口而造成美元流动性短缺。

  这样,因记账清算的运用,就使货币跨境流动产生一系列超乎想象的新变化:

  1.所谓美元的流出、流入,实际上是美元所有权的流出、流入,而不是美元真正的流出、流入,美元依然会滞留在美国;

  2.从美国流出的美元所有权越大,境外拥有的美元储备越多,美国的美元外债就会越多,美国金融机构的资金实力就越强,不会由此造成美国货币流动性短缺;

  3.美元(所有权)全球流动,但美元发行或供应的源头在美国,美元全球清算总中心在美国,这为美国打造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金融中心创造了重要条件;

  4.各国拥有的外汇储备,主要存放在货币发行国,外汇储备只能用出去(投资、进口、捐助等),不能拿回来。

  美元的跨境流动是如此,其他国家货币的跨境流动同样如此。

  透过记账清算破解货币跨境流动迷思

  记账清算的广泛应用,使得货币跨境流动超出了很多人的一般认知。只有准确把握记账清算的原理,才能准确破解很多令人费解的相关问题。比如:

  1.我国怎么会从上世纪90年代外汇严重短缺时就成为“海外净投资国”?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在我国还在实施优惠政策招商引资并鼓励出口创汇时,国际收支平衡表就显示出中国已经成为“海外净投资国”,这让不少人深感困惑,我们既然严重缺乏外汇,急于招商引资,怎么又成了海外净投资国了呢?

  实际上这主要就是受记账清算的影响:我国接受海外投资的外汇资金,只是获得了外汇的所有权,而外汇只能存放海外,不会真正拿回来;净出口增加的外汇收入也要存放海外。这样,即使招商引资形成的国际收支实现平衡,贸易顺差所增加的外汇存放海外就会增加海外净资产(投资)。

  同样道理,尽管美国对外投资规模很大,但由于其美元投资的货币仍然滞留在美国,对其国际收支的影响不大,但美国保持着巨大的国际贸易逆差,其应该支付的美元主要表现为美国对外负债,所以在国际收支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海外净债务国”。

  2.为什么中国拥有2万亿美元海外净投资,但每年海外净收益却是负的数百亿美元,而美国拥有数万亿美元海外净负债,每年却有数千亿美元的海外净收益,我们是不是在严重贴补美国,是不是应该大幅压缩外汇储备?

  有人认为,中国以20%-30%的回报率对外招商引资,所获得的美元交给银行,银行又以2%-3%的回报率存放美国金融机构或购买美国国债,表面上是海外投资了中国,实际上是中国大规模补贴了美国;中国尽管拥有2万亿美元海外净资产,但每年海外净收入却基本上是负的数百亿美元。

  美国尽管拥有5万亿美元上下的海外净负债,每年却能获得数千亿美元的海外净收入;中国形成了世界最大的巨额外汇储备,主要是美元并存放在美国,还将承受美元降息和贬值的压力,其安全性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美国对中国的关系,完全是得不偿失的,应该将外汇储备拿回来用到国内,或者大幅压缩外汇储备。

  这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但实际上是对记账清算缺乏足够的认知。因为在记账清算下,外汇储备的货币从一开始就只能存放海外,只能用出去,不能拿回来。中央银行或商业银行持有的外汇储备,一般只能存放海外大型银行或购买国债等高质量债券,其收益率一般较低。但中国招商引资属于股权投资,而且不只是引进资金,更重要的是引进设备、技术和管理,培育国内产业链、供应链和产业人才队伍,如果招商引资实际产出(包括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远超过其对投资人的投资回报,那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好事。所以,招商引资的回报率不应该与外汇储备的回报率相比,而应该与投资的实际产出率相比。如果实际产出率达不到目标要求,则应该提高招商引资门槛。由于中国与美国的海外资产与负债存在很大不同,中国拥有海外2万亿美元净资产却实现海外净损失,美国拥有5万亿美元海外净负债却实现海外收益并不是不可能的。中国要提高海外资产净回报率,还需要在科技领先、股权投资、风险投资方面增强能力。

  需要指出的,一个国家外汇储备的增加并不是随心所欲的,而是非常不容易的,如果在吸引国际资本和扩大出口上没有足够的竞争力,要增加外汇储备是非常困难的,撇开现实条件提出的各种所谓“国家外汇储备合理规模”实际上并不存在。中国巨额外汇储备的形成,是中国改革开放、增强国际资本吸引力和出口竞争力的重要成果,是中国抵御国际资本冲击、维护人民币汇率以及金融体系稳定的重要法宝(“金融核弹”),是中国国际影响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就类似美国崛起过程中,全球黄金大量流入美国,形成美国高达2.3万吨官方黄金储备(占全球官方黄金储备三分之二以上),成为美国国际影响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样。在废弃金本位制后,要扩大黄金储备已经不容易,一个国家国际影响力的增强最重要的表现就是其外汇储备的扩大。

  央行外汇买卖会相应增加或减少基础货币投放,可以采取灵活的调控方式有效控制货币总量变化(中国已积累了丰富经验),并不会因此而丧失货币主权或货币政策自主性。

  可以说,只要不是依靠扩大外债增加的,外汇储备多多益善、越多越好。

  当然,随着外汇储备的扩大,需要不断完善外汇储备的管理,更好地平衡好外汇储备流动性、安全性和盈利性的关系,努力扩大外汇储备的综合效益,但绝不能轻言外汇储备太多,并急于草率动用和大规模压缩外汇储备规模。

  3.为什么人民币走出去(国际化)的工作重心不应放在离岸,而应该是在境内?

  在我国推动人民币走出去(国际化)的过程中,曾经不自觉地认为将带动大量人民币现钞流出国境,因此准备在海外设10个人民币现钞库予以支持,并没有认识到货币跨境流动已经是记账清算了,不能再鼓励现金走出去了(相反,应该严格控制人民币现金走出去),结果,海外现钞库在筹备了一段时间后,最终只能停止实施。同时,这一过程中也一直把人民币离岸中心建设作为重点推动,却没有充分认识到,记账清算下,人民币走出去是所有权流出,人民币仍应在国内,全球人民币清算总中心和交易总中心应该在境内而非在海外,人民币国际化的工作重心应该是在岸而非离岸,应该积极向境外拥有的人民币开放境内金融市场,大力发展以人民币计价交易的各类金融交易市场,加快国际金融交易中心建设,增强人民币在流动性、安全性和盈利性综合比较的相对优势与国际竞争力。

  可见,记账清算的广泛运用,使货币金融运行,特别是货币跨境流动与运用发生了深刻变化,存在不少魔幻,需要深化认识准确把握。

阅读全文 | 回复(0) | 编辑 | | 2021-3-9 8:09:00
发表评论:
留言版
好友秀
相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