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日志
不能把货币等同于现金
作者:王永利
      当今社会,货币表现形态早已突破“现金”(包括标明发行人、票面图案、票面金额、票面编号等内容的纸质或塑料软钞币以及金属硬辅币)形态,更多地发展成为银行等存款机构的“存款”形态,从有形的现金货币形态,更多地转向无形的数字货币形态。现在,全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总量中,流通中现金(M0)所占比重都已降低到4%以内,并且仍呈现下降态势。

  但是,当谈到货币的时候,人们仍会不自觉地只是针对现金而言,把货币等同于现金,进而对货币理论与管理带来影响。比如:

  1.在中国人民银行近日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中描述:“中国人民银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央银行”;人民银行负责“发行人民币,管理人民币流通”;“ 人民币由中国人民银行统一制作、发行。中国人民银行发行新版人民币,应当将发行时间、面额、图案、式样、规格等予以公告”;“ 残缺、污损等不宜流通的人民币,按照中国人民银行的规定兑换、收回、销毁”;“中国人民银行设立人民币发行库,根据需要可设立代理人民币发行库或对发行基金进行托管”。

  毫无疑问,上述表述中所提到的“人民币”,仅仅就是指人民币“现金”,而并未包括银行等存款机构吸收的人民币“存款”(其中包括现金转换的存款)。

  但实际上,即使是人民银行,其投放和运行的人民币也并不仅仅只有现金,同样还包括存款:“中国人民银行根据申请,可以为金融机构、非银行支付机构、清算机构等开立(存款或清算)账户,但不得对账户透支”,这样,各个开户机构必然要在人民银行保持一定的人民币存款,并同人民银行发生资金收付往来。同时,“中国人民银行提供贷款的,可以决定贷款的数额、期限、利率和方式”,这样,人民银行对各个机构提供人民币贷款时,也都是直接记入其存款(清算)账户,而不是对其提供人民币现金,即人民银行投放货币也不是只投放人民币现金。所以,仅仅把现金说成是“央行货币”同样不够准确!

  除中央银行以再贷款等方式向金融机构投放货币(资金)外,存款性金融机构面向其他社会主体发放贷款或购买债券等方式投放货币,已经成为信用货币体系下货币投放越来越重要与主体化的渠道。有人把中央银行投放的货币(现金)叫做“央行货币”,把中央银行以外机构投放的货币(直接转化为存款)叫做“存款货币”,刻意将二者加以区分,很容易造成这是两种信用不同货币的印象。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银行等存款性机构发放贷款或购买债券等投放的货币,就是国家统一的法定货币,根本就不是银行等投放机构自身专属的货币;这种方式投放的货币一般直接转化为借款人在存款性机构的存款,存款属于存款性机构的负债,不同机构的存款可能存在不同的信用或风险等级,但存款所表示的货币却不存在任何不同,都是建立在国家信用基础上的法定货币,货币不再是投放机构的负债。现在依然说“货币是央行(投放机构)的负债”是不恰当的,因为在信用货币体系下,央行根本就没有承诺持币人可以要求央行无条件将其货币兑换成黄金或外汇等任何东西,央行根本就不存在法律意义上对持币人的任何负债。说“货币是央行(投放机构)的负债”,实际上是偷换了“货币”与“存款“的概念!

  2.在对当前全社会广泛关注的“数字人民币”的解释上,人民银行的权威说法是:“数字人民币定位于M0,是由人民币银行发行的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由指定的商业银行作为运营机构参与运营并向公众兑换(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经营和变相经营货币的兑换和现金存取等业务),以广义账户体系为基础,支持银行账户松耦合功能,与纸钞和硬币代表的人民币同额同价同权,具有同样的法律属性和管理要求”;“数字人民币如同人民币现金,是一个公共产品。一方面,现金没有利息,所以,数字人民币也不计付利息。另一方面,由人民银行建立免费的数字人民币价值转移体系和金融基础设施,不向发行层收取流通费用,商业银行也不向客户收取数字人民币的兑换服务费,而是由人民银行划拨一定的费用予以支持”。“数字人民币兑换之外支付结算和流通服务可以由所有商业银行以及非银行支付机构共同承担,确保数字人民币的广泛可得。”

  由上可以看出,这里所谓的“数字人民币”,同样是指“数字人民币现金”。但需要看到的是,即使数字人民币定位于M0,也不是真正的实物现金,其运行实际上还是建立在账户基础上的——“数字人民币钱包”实质上就是银行或非银行支付机构的特殊存款账户(广义账户),本质上是“存款”而不是“现金”,不能完全陷入现金的框框设计数字人民币的图案与运行方式。

  现在人民银行比照人民币现钞式样设计了带有国徽、中国人民银行和毛泽东图像的数字人民币统一标识,要求不同银行的数字人民币钱包画面和格式是统一的,但允许用不同的颜色并加上本银行logo及名称等加以区别。这种做法过于模仿现钞,会大大增加数字人民币的运行成本,并容易让人以为不同银行数字人民币钱包的钱是不同的,完全是画蛇添足。如果要与现有人民币加以区分,冠以“数字人民币”的文字或新的货币代号即可做到,无需用图案来区别,况且,现钞图案中包含了非常重要的加密因素,而数字人民币图案中很难融入加密因素,数字人民币必须在App环节就解决防伪问题;对不同银行而言,用户在选择使用哪家银行的钱包时,已经进行了区分,根本不需要用数字人民币钱包的颜色等不同再加以区分。

  同时,数字人民币也不能像实物现金一样,完全是免费的。现金除了从银行兑出、兑回外,其实际支付都是由持有人自己进行的,不存在第三方服务和收费问题。但数字人民币不仅兑出、兑回需要银行参与,而且所有的支付结算都需要银行(甚至包括央行)或支付机构参与,在规模巨大的情况下,所需要的成本费用也会是很大的,所以,不可能都是免费的。除数字人民币钱包兑入、兑出可以免费外,其他的数字人民币支付结算和流通服务都应该是市场化的、收费的(深圳数字人民币红包试运行中所有支付结算全部免费的做法只能是特例)。

  这还涉及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数字人民币到底只是数字化现金,还是可以包括现金与存款在内的所有人民币?具体讲,央行直接投放的数字人民币可以定位于M0,但是否数字人民币就只能用于替代现金,并由此实施严格的额度管理?银行管理的数字人民币钱包中的钱(存款),是否只能用于支付,而不允许用于发放贷款或者购买债券等派生出新的数字人民币?包括人民银行是否可以用数字人民币直接向金融机构提供资金拆借?这是一个必须明确的根本性问题!

  如果数字人民币只能用于替代流通中现金,那就必须限定数字人民币只能用流通中的现金进行兑换,而不能用银行存款进行兑换(试点过程中,是用财政或单位、个人的存款转入数字人民币钱包的,这就使数字人民币不是替代M0,而是在替代存款);只能用于支付结算,不能用于银行发放贷款或购买债券等。这样也就容易实施严格的额度管理,加快流通中现金的替换,杜绝数字货币超发。但这样做的结果,却会大大束缚数字人民币的发展和功能发挥,央行推动数字货币投入产出的实际价值就会大打折扣,而且将形成数字人民币与传统人民币及其运行体系长期并存的格局,可能对货币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带来新的麻烦,其实际意义值得商榷。

  所以,数字人民币绝对不应仅仅局限于替代M0。除央行直接投放的数字人民币定位于M0,并比照现金进行管理外,还应推动数字人民币加快应用于所有人民币应用场景,包括银行使用数字人民币发放贷款或购买债券等,派生出数字人民币存款(M1、M2),积极推动数字人民币运行体系完全替代原有人民币运行体系。当然,具体实施上可以分布推行:先注重于替代现金(现金很难在短时间内完全退出流通,即使人们不再使用现金进行支付,银行体系可能也需要保留足够的现金储备以备应急之需),待其运行基本稳定后再向更广泛的领域延伸;先在大陆推行,然后积极延伸到港澳以及境外

  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发挥数字货币对推动货币表现形态与运行机制深刻变革的巨大价值,避免数字人民币与原有人民币两套运行体系长期并存可能带来的问题和挑战,增强货币政策的准确性和有效性,增强数字人民币的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

  由此,也建议《中国人民银行法》中关于“人民币”的论述,都将其改为“人民币现金”。
阅读全文 | 回复(0) | 编辑 | | 2020-10-28 8:06:00
发表评论:
留言版
好友秀
相册